您的位置: 主页 > 看脸测心跳、路灯抓超速,台湾 5G 战队曝光

看脸测心跳、路灯抓超速,台湾 5G 战队曝光

绿创新

5G 的资本战争,打得激烈,各大电信商陆续成立 5G 联盟,而台湾大哥大除了拉进设备商诺基亚、手机厂 Sony、三星等,这次,一群平均员工数不到 20 人的羽量级新创,加入行列。

台湾大总经理林之晨说,光是 5G 服务商机,就至少上看兆元。但这么多垂直产业的应用,很难只靠电信业者单打独斗,这群新生力军,是什么背景,他们又是如何想出这些有意思的新应用?

现在,你走进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 4 个分行提款时,你可能不知道,摄影机正侦测着你是否紧张、心跳状态不正常。若是,系统会通知行员出来关心顾客,是否可能受到诈骗汇款。

它用摄影机量心跳
连你是否被诈骗都知道

这是钜怡智能被选入台湾大哥大 5G 联盟的关键技术。小小 20 人的软件新创,能透过观测脸部皮肤微血管颜色的变化,测出心跳,让他们今年还获得联发科投资。

曾在联发科任职 18 年、钜怡智能总经理黄仲贤说,现在常见的生理侦测技术,都是透过「接触式」,例如戴上智能手表测量心跳,但是钜怡是透过摄影机拍出的脸部影像,做「非接触式」的生理侦测,好处是,可以省去昂贵、精密的医疗仪器。「我们 6 秒内就可以告诉你,你的心跳是什么样子,」黄仲贤说。

国外也有不少团队在做影像侦测心跳的研究,如美国新创团队 Smart Beat,为预防婴儿猝死症,推出侦测宝宝呼吸与心跳的摄影机与 App。在激烈竞争下,比的就是谁的准确度高。目前,在静止不动的情况下,钜怡的技术所量测出来的每分钟的心跳数,误差为正负 3,仍在提升中。

这项运用影像识别心跳的人工智能技术,最早由钜怡创办人、交大电机工程学系特聘教授吴炳飞开发。5、6 年前,他带着学生,从影像识别疲劳驾驶的实验开始做起,为了蒐集驾驶人脸部影像与生理的变化,他请学生下午 3 点从新竹出发,一路开车到南投,并在晚上 9 点前开回来,学生车上装有摄影机、手指上戴着心跳测量器,真实记录这 6 小时里,在白天、晚上的不同光影下,脸部状态与心跳的改变。

几年研究,他累计了数百人次、近万笔的数据,才做出这演算法模型。

有趣的是,这技术不只能应用在远距医疗纪录使用,还能运用在多种场景,如:在公车上侦测驾驶的疲劳程度。当 5G 时代开始,科技能同步传递更大量高画质的影像画面,且更快回报识别结果,未来若要远端即时看病,摄影机对着病人,医生马上就能知道心跳、血压,让未来的智能健康照护,更快落实!

它打造智能路灯、停车柱
抓违规、算停车费不需人力

一盏不起眼的路灯,未来功能无限。

路灯,不只可以当无线网络信号的发射站,上面还能搭载各种感测器,监控空气品质和车流,甚至能根据环境调整照明亮度。这不是未来世界,而是去年基隆长潭里导入智能路灯的场景,参与者除了工研院,还有整合硬件的绿创新科技。

这只是开始,在绿创新的蓝图里,未来,5G 环境下,路灯也能变成科技执法的工具。只要将摄影机装在本来就有电力供给的路灯上,当它侦测到车主随意变换车道、越线停车、超速等违规现象,都能即时透过网络回传至云端,用 AI 分析影像后,自动开罚。过去,这得靠光纤才能做到,但透过 5G 的大频宽特性,不用拉线也能做到相同效果。

绿创新只有 20 人,他们的核心技术在于整合力,甚至在路灯之前,他们也开发过智能停车柱。

今年 5 月,他们拿下一个案子,香港电讯和法国交通票券商 Flowbird 签约,2020 年将在香港街头布建逾 1 万支的智能停车柱,其中的硬件整合方案,就是由绿创新提供。

这座智能停车柱,让路边停车不再需要靠收费员记录和收费,而是透过柱子里装载的雷达和车牌识别系统,自动计算停车时间和缴费金额,并整合金流后台,让车主直接透过信用卡或移动支付缴费。

整合力,听来抽象,但却是让事情发生的关键。

为了要让硬件间能够沟通,绿创新研发通讯技术,让大量智能路灯在 Wi-Fi 网络塞车时不会断线、保持资料传输顺畅。绿创新科技总经理蔡锦鸿举例,传输资料时,当一条路径被干扰,要自动找到下一条路径,若没设计好,就像让 3 个人同时挤进只够 1 人通行的桥,系统马上出问题。这靠的是过去在校园导入智能路灯的经验,一步步试错而来。

在 5G 时代,这些新创的创意,正让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物品,能彼此对话。

它用 3% 成本做 3D 替身
一支手机就能拍立体影像

电影《复仇者联盟 4》里,每位超级英雄身处不同地方,但他们的 3D 化身却能同时现身,面对面开会。想要实现这场景,其中一个关键技术就是即时 3D 影像录影。

过去,光是做 1 分钟 3D 影像,至少需要 24 到 60 台摄影机、大量人力参与后制,耗时 1 个月制作、成本近新台币百万元,局限了应用领域。但现在,1 分钟 3D 影像,他们只需一台感测器,耗时仅 1 周至 2 周,成本更可压在 3 万内,等于仅约 3%。

「我们希望,大家都可以很容易的制作 3D 影像」,年仅 30 岁、过去在美国主修电脑图学的 3D 录影系统新创实见(Aemass)共同创办人吴哲安认为,3D 影像绝对是下一代最重要媒体形态,像是 VR(虚拟现实)、AR(扩增实境)、360 度影片,都需要 3D 影像,但前提是,得让这技术的门槛更低才行。

当 5G 时代来临,无论透过手机或 AR 眼镜,看到的 3D 影像,都可以更精致、更拟真,大家会更习惯用 3D 立体角度看影片。

实见的技术不是采传统动作感测,而是以 AI 演算法,取代昂贵的摄影机及后制。

以制作一段蔡依林跳舞的 3D 影像为例,他们只要先透过摄影机,经 360 度扫描建好蔡依林的 3D 模型,接着再用同一台机器录制她跳舞,就算只录到正面,也能靠 AI 演算法自动补齐没录到的细节,未来观众依然能 360 度欣赏蔡依林跳舞,大幅降低制作 3D 动画的成本及时间。

如此,未来只要靠一支有深度感测镜头的手机,和实见的软件,每个人都能轻松制作出 3D 影像。

现阶段,则已有美国卫浴设备业者测试用他们的技术替商品建模,让消费者只要将手机对准空间、点选商品,就能模拟商品摆在家里的感觉,还能自由缩放商品大小、选择观看视角。甚至,未来还能替产品代言人建模,让明星 3D 人偶站在产品旁介绍使用方法。

「这才是我们小时候想像的那种未来的科幻世界」,吴哲安说。

上一篇:微软再曝录音监听丑闻,这是科技巨头的「标配」吗?
下一篇:Google 推出 EfficientNet-EdgeTPU 演算法,加快 AI 边缘设备性能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